2017年2月22日 星期三

哀小毛鸡!

某日假期我与数位好友到一个弹丸小镇游玩,这里有一座闻名遐迩的庙宇,依山而建,听说很灵,香火鼎盛,也成了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。
庙前路旁有几档贩卖土产和水果饮品的小贩,我第一次慕名而来,先在摊档买水解渴,和尝尝当地的黄梨香蕉。忽然我被细弱的吱吱声所吸引,发现摊檔上摆卖数坛的毛鸡酒,还有两个茅草窝,吱吱之声就是从它发出的!
我讶然一惊,马上意识到它就是小毛鸡的声音!此时,时光彷佛倒流,返回60年前的童年时代,曾经抓过小毛鸡,过后就没有再看过小毛鸡了,这次可说是意外的惊喜,对小毛鸡特别熟悉和具有亲切感。当时是童年,今天是老年,两种心境和感受已截然不同!
当时住在乡下,四周都有丛林茅草,常常可以看到母毛鸡,福建人叫着“毛鸡鸟”,体形有点像乌鸦,不过全身竭色,它的学名就叫“鸦鹃”。
毛鸡鸟是在茅草中就地取材筑巢,当它要飞往巢中时,必先停留在树上,然后发出咕咕咕的叫声,接着是发出连串的咯咯咯…. 咯咯咯….. 咯咯咯的长声,叫了一阵才飞入茅草中。由于常常听到这种鸟叫,我们小孩也学会它的叫声,至今不忘。若要按它飞入的地点是找不到鸟巢的,原来它很聪明,也懂得遮眼法,只是转移视线,它会潜行到远的地方,才是它的安全窝。
有一次我听到它的叫声,我也躲在高处,观看它往那里飞,再看茅草幌动的方向,按照线索寻找,结果费了很大的功夫,踏遍茅草芭,慢慢拨开茅草寻找,脚底被刚出土的茅草铡伤,终于找到鸟巢,有两只雏鸟,连巢拿走,到药材店售卖,可得三、五元,当时就足够母亲买一星期的菜钱。
有一次,一名持有长鎗的猎人到来,我们小孩好奇跟着他,只见他瞇眼瞄准,鎗声响起,一只在树上咯咯鸣叫的毛鸡鸟,应声落下,我们还拍手叫好。如今回想起来,嗷嗷待哺的雏鸟,失去了妈妈,肯定会饿死。
如今面对两窝的小毛鸡,内心百感交集,我要求档主给我仔细看看小毛鸡。他很高兴地把塑料袋打开,内有两只黑皮白毛的雏鸡,疏稀毛发像钢丝,约有一寸长,根根竖立,像是怒发冲天,提出哀怨的抗议。其中一只张开大口,不断吱吱悲鸣索食。另一只好像有气无力躺在一旁,声嘶力竭,已叫不出声来。
我问档主怎么泡浸毛鸡酒,他像讲师,便滔滔不绝跟我说,首先让小毛鸡饿它三、四天,或灌它喝米酒拉屎,等到肠胃排泄干净,才配合药材浸酒,百日即可饮用。住在乡下的人,相信毛鸡酒是妇女生产坐月时的最好补酒,具有滋补养阴、调经通乳、祛风去寒的功效。就因如此,这些可怜的小毛鸡,甫一出世,就成为人们捕捉的对象,受到饥饿的折磨,奄奄待毙,而濒临绝种。真令人伤感,莫道羣生性命微,一般骨肉一般皮,人们喜添子女,却要牺牲羣生子女来进补。试想想,假如人们失去家园和子女,将会如何悲痛?



沒有留言: